Monday, February 16, 2009

一封信

花了两个月时间建立起来的房子,
因为屋顶后方的横梁被白蚁蛀了,
被迫一定要拆下来再一次的重建。
两个月前就开始监督工程的进展。
一直以来都有请教许多的建筑师,
一直以来都非常期待房子的完工。
这两个月的喜悦与期许胜过赢奖,
开始先打地桩后把水泥填满空洞,
再把其他的地桩再往下打着深入。
地基不允许有一丝的摇摆与动摇。
如地基打桩不深也不稳何其了得?
房子的结构慢慢一点一滴的成形。
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兴奋。
因为确保房子能够顺利完工之下,
你几乎都会请教建筑师帮你验证,
是否房子的工程跟着进度再进行。
让人很无奈很惋惜很失望很心痛,
表面的完美尽然在两个月后发现,
房子后方那条不起眼的横木朽了。
由于不完美被迫暂停一切的施工,
两个月的期待顿时化为泡影消失。
你说你的心情会慢慢的平静平复,
但是为何你的左袖上湿嗒嗒的呢?


[ PS: 这封信只给你一个人,也只有那个人会知道,
这封信是给你的。希望上帝能圆你的梦。]

6 comments:

An•D said...

阿彌陀佛...

[燕] said...

An·D。。你明白我真正想要表达的吗?

An•D said...

什麼人,什麼地點,什麼空間,
不同人,不同情況,不同心情,
都會有不同的解讀。

只要能解開心中的結,何必真正明白它原來的意義。

一切在於•吾

阿彌陀佛

[燕] said...

-.-"说得也对!可能只有我明白:P
至于那个人,应该不知道:P
哈哈哈哈哈哈哈。。。。。。。。。

An•D said...

哈哈哈哈!

那麼你是想讓他知道,
還是不想讓他知道呢?

[燕] said...

其实对我而言,
知道与不知道,
不是那么重要。
因只想写故事。
这故事的背后,
有另一个故事。
表面的文字堆,
隐藏重要意思。
因为想要躲藏,
而不容易看穿。
看穿了,
只会和我一样,
感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