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09

現實·童話




自小就對童話故事有种莫名的依戀。
喜歡看書櫥裏舊舊又有樟腦丸香味的破書。
厚厚的黃黃的舊舊的《世界民間故事》。
明知道那些美麗的故事是作者所期許的世界。
都曉得是作者有意凍結殘酷世界的幻覺。
但是總會自然相信並強行鎖進我的草包袋裏。
我想是相信故事最後必有美麗動人的完美結局。
我依然痴望現實的殘酷只是完美結局的僞裝。
僞裝著隱瞞著爲了等待一個慧眼識辨的伯樂。
美好的故事總是對現實殘酷絕望的另一種期待。
希望借由完美的遐想製造現實的奇迹。
只要願意相信就會有奇跡出現的可能。
只有二次元方程式思想的我很幸福的活著。
相信自己就是那一個伯樂所以我會幸福。
二次元方程式的思考方式降低複雜的煩惱。
但是相對也是提高了受傷幾率的機會。
二次元方程式的相對是多次元方程式的思維。
有的時候人生就像是許許多多複雜的程式。
搞不懂的人總是在意最後的答案是否正確。
搞得懂的人總是用這不同的方式解決疑題。
數學了得的人用的方程式是公式化的計算。
數學零蛋的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演算人生。
笑看童話的人總是認爲童話把謊言合理化。
他們以爲自己站在最頂端看著愚昧的人們。
可是往往縂有站在更高的人在嘲笑著他們。
沒完沒了的諷刺與嘲笑簡直就是搞笑故事。

Tuesday, May 12, 2009

Friday, May 08, 2009

《缺》——作者:梅

明明身上淌流着相同的血液,却如此陌生……

明明已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却得不到肯定,不被重视……

明明是健健康康的一个人,却像病人一般被隔离……

明明他已……

他的确是他的孩子,却对父爱如此陌生,未曾感受过。

半个世纪又十年前,他诞生了,呱呱落地,大家都为新生命的到来感到高兴的同时,开心的背后也正迎接着悲伤的到来。

我的爸爸,平凡正直,一家七口全靠他,对我们爱护有佳。爸爸未曾被他的爸爸疼爱且不被喜欢,拥有双亲,却似虚无。一个没有父爱母爱的孩子如同孤儿,被遗弃着,又有谁能理解那坎坷?爸爸的努力总是被爷爷特意忽略,眼里容不下的永远只有我的爸爸,同时却溺爱着伯伯们。至今仍是如此,好自私。

岁月的足迹总是深深烙印在大人们的脸上。时光迅速划过,眨眼即逝,爸爸老了,面容苍老了许多。脸上清晰的纹路夹带着活过的足迹与经历过的总总,像是在述说着一段段往事。

我们家有个老规矩,那就是一定要一起共进晚餐,论谁也不能缺席。爸妈常告诉我们要有家庭观念,所以利用晚餐时间凝聚家人间的感情。这是妈妈一直坚持的事。每每饭后的我们总舍不得马上离开座位,老是闲话家常的,有说不完的故事。爸爸也无意间吐露了过去的苦日子,听了好心酸。看着爸爸那已下垂的眼睑,笑容有些不自然的述说着,而他深沉的眼里流露看不见的难过。记得有一天,往事使他眼眶泛红了。泪水虽然在眼底呆着,但在爸爸的心中却淌流着,不停的……不停的……爸爸总是忍耐着,他嘴上说不在乎,习惯了,难道他就真的不在乎了?心也不再痛了?他不也希望自己的亲身父亲喜欢自己,感受那份父爱,哪怕一天也好……

爸爸总是一直一直的努力着,无论是哪方面,步伐都未曾放缓。他是多么的渴望自己的父亲能多留意自己,将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好让他看见自己的成就,为他感到骄傲和光荣。但,这一切都会成真?不,不可能的,像这样的奇迹不会出现在爸爸的身上。倘若真的有不一样的变化,那恐怕是爷爷心中的冰山已溶化了,血液也不再是冷冰冰的了吧!

没有童年的欢乐,唯有阴影残留;没有亲情,没有关爱,乍似旅馆一般的家……缺了一角的心还能承受多少的辛酸,还需要多大的勇气坚强;缺了一角的心还能承受多少痛苦,还需要多少的笑容平衡……缺了一角的心,还能承受多少?缺了一角的心,需要什么灵丹妙药才能补回已缺少的那一块?

爸爸并非对不起爷爷,亦并不是不优秀,只是他是家中的老幺;爸爸并不是不听话,只是他嘴上说不出讨好人心的话……这样的他在这间家里注定被冷落。

我的妈妈,全职家庭主妇。她像天使,让爸爸淡忘过去,重新拼凑已碎成多片碎片的心,将爸爸的阴影填上颜色。就这样一直一直支持着他,给他掌声,让爸爸重新微笑。

因为爷爷,也因为在这样环境长大,爸爸学会了如何当个好爸爸,学会了如何公平对待,如何疼爱家人,不让这样的缺陷延续下去。爸爸拥有不完整的爱,缺了一角的心,妈妈和我们会为他补上,让不完美成为完美;让从前的缺陷变得美丽。


---------
×小妹的这篇文章让我的心,酸溜溜的。因了解父亲的心情所以眼泪会从眼角划过。
×我的父亲有我们的加油与打气,绝对会感到欣慰。我爱你~我亲爱的老爹(K)。


-Photo&Design by [梅]

Wednesday, May 06, 2009

敛容

一故友问道:“人为何要活着?有何意义?”
我敛容答道:“此题难矣,难解。”

*【我俩的话题就此打住,气氛沉静,凝重。】

----

此题反反复复在脑浆里翻滚。
而我从不曾问这样的难题。
即使同样的问题回问他人。
其面容想必也与我雷同。
为了此难题,
我买了一本书。
此书让我领悟甚多。
故友即问此题,
证明其处于逆境。
唯有身处逆境者会如此提问。
书中有许多学者的回应。
慢慢咀嚼其道理不难。
难处为吸取精华于一身。
无融会贯通难哉。
继续努力酝酿成果。